权健风波:民众的质疑来自何方?

2018-12-28 06:36:38来源:海外网
字号:
摘要:一朝破绽,万箭齐发,权健承担的固然是自揽之祸,也是长久以来每个人对保健品市场的疑惑、隐忧。

640.jpg

权健创始人束昱辉

这两天,围绕“百亿保健帝国”权健集团的讨论日趋热烈。

最新的消息是,自媒体“丁香医生”已经收到权健方面的律师函,准备进入司法程序;天津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视,责成市市场监管委、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,也已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。

治病?

据相关媒体报道,为了给女儿周洋治疗癌症,周二力做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——带女儿去了权健公司。在权健,他花费5000元购得的全部“抗癌药”包括一款紫草体用精油、一款粉末状固体饮料、一袋没有配方说明的中药制剂。

当时的周二力对药品的疗效深信不疑,毕竟在他眼中这是权健花 8000万买的抗癌秘方。遗憾的是,“秘方”并没有救回周洋的生命。

权健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束昱辉的传记显示,权健的成功归功于他搜集的600多张中药秘方。早在2004年,他们就潜心研制,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桶用于火疗的火龙液。据说这火疗的疗效极其强大,专利说明书显示,其可以烧眼、烧鼻、烧耳、烧腹、烧背、烧手、烧腿、烧脚;可治疗风湿、秃头、白发、脚臭、耳聋、面瘫等数百种症状。

依托火疗技术,权健集团旗下现有 7000 多家火疗养生馆。然而,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,岛叔发现了至少10起与权健公司火疗事故相关的判决,甚至包括一起死亡案例。但无一例外,受到处罚的都只是火疗店的经营者,权健公司总能全身而退。

此外,骨正基和负离子卫生巾也是权健的“招牌”。2014年,央视记者曾经暗访权健产品推介大会,标价1068元、形似鞋垫的“骨正基”被宣传为对O型腿、睡眠不好、心脏病、前列腺有奇效,“假如在火车上心脏病犯了,马上从脚底下拿出来,搁到这儿(腋窝),立马就可以救回来……”“男同志前列腺炎,夜里睡觉搁裤裆睡一夜,第二天就不(滴答)尿”。

更显夸张的是,权健采用负离子磁 CPU 芯片、按食品级卫生标准生产的负离子卫生巾,竟能治疗男性的前列腺疾病,对女性更有“消灭厌氧菌”“活血化淤”“增强免疫力”的作用。

央视主播朱广权曾在节目中对这些产品给出评语,“没有最能吹,只有更能吹。”

传销?

与权健相关联的还有另外一批人。

比如,案例之一的当事人赵作海,其妻子李素兰是权健的代理商。2014年9月,李素兰花费22500元成为权健商丘区的一个经销商。她的上层是“总代理商”,需出资37500元;下层的小经销商,需出资7500元。老两口相信,付出总有回报,因为这是“一个有前途的事业”“月收入五万不是梦”。他们被告知,在整个营销体系中,最顶级的人才住的是5000万的别墅,里面的一个浴缸都值200万。

中国裁判文书网查到的另一则判决书显示,2008年4月,孟某某在天津市加入“权健自然医学发展有限公司”,以销售“权健牌”保健品为名,建立销售团队“人人系统”,要求参加者以“960元购买骨正基磁疗鞋垫等产品”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,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会员5000余人,个人非法所得人民币达231.9万元。

如是的营销过程,被许多人认定权健难逃“传销”之名。反传销网创始人叶飘零也指出,权健的“销售团队”虽拿到了直销许可证,但他们发展下线、夸大宣传、奖金提成等做法,未免跟传销的模式近乎“孪生”。

不妨唠下传销与直销的区别:传销,加入时须缴纳高额入门费或被要求购买一定数量的产品,并形成一个金字塔形的层级关系,需要不断以拉人头发展下线;直销,则是由企业招募直销员,直销员把产品直接卖给消费者,直销员按销售业绩提取报酬——前者是国家打击的违法犯罪,后者是商务部批准的合法经营活动。

有意味的是,虽然2013年8月7日权健公司获得了商务部批准的直销经营许可证,但岛叔同行做了番功课:权健医学直销牌照范围内的备案产品包括3类40种,其中化妆品30种、保洁用品4种、保健食品6种,而公司官网的产品列表,却至少涵盖了102项。

过半未在直销牌照范围内备案的产品,又由何而来、去往何方?

保健?

一个常识是,生病了就得吃药。

但是,权健医学直销牌照范围内备案的3类产品压根就不包括药品。查询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也可发现,权健仅具备食品生产许可证(编号:SC10612011400098)。通过“公众查询”,选择“药品”一项,也没有权健相关的批案记录。

换言之,周洋服用的,至多只能算保健食品,俗称保健品。

简单来说,保健食品的本质是食品,药品则是治疗疾病的物质,两者截然不同。要成为“药品”,必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,并通过原国家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(SFDA)审查批准,有严格的适应症,对治疗疾病有一定疗效;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,则没有治疗作用,只要污染物、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。

但揪心的是,“保健品变药品”在我们周围屡见不鲜。2000年之前,市面上还存在“中药保健药品”,这个“药品”有真正的药品批准文号,是被认为可以用来治疗疾病的;2000年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《关于开展中药保健药品整顿工作的通知》后,中药“健字”文号才被撤销,于是,很多“中药保健药品”转为“保健食品”,在药品和食品之间的灰色地带继续生存,并时不时地会挂上传统医学的幌子。

在权健官网上,公司创始人束昱辉就宣扬所谓的“自然医学”,自喻“古老秘方传人”,网站上还有一栏名为“中药饮片”,饮品的宗旨是“选一流药材,制百味精品。医天下疾患,扬权健大爱”。而在权健的销售会议中,经销商自己也称:在权健,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。

监管

近日,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《关于防范保健食品功能声称虚假宣传的消费提示》,整理出市场上针对监管部门批准的27类保健功能的虚假宣传表述。

面向消费者,宣传的尺度究竟该落在哪?《提示》明确规定,保健食品声称“有增强免疫力的保健功能”是可以的,但若表述为防癌,抗癌,对放化疗有辅助作用等则为虚假宣传;保健食品声称“可辅助改善记忆”是可以的,但提高智力,提高学习专注力,提高考试成绩,缓解脑力疲劳,头昏头晕,预防老年痴呆等就是虚假宣传。

一个可以观察到的现实是,中国的保健品市场一方面每年以15%的速度增长,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;另一方面,虚假保健品营销组织屡禁不绝、屡打不死,老年人成为最主要的受害群体。数据显示,2018年以来,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针对老年人的保健品诈骗犯罪案件 3000 余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 1900 余人,追赃挽损 1.4 亿余元。

老年人易成为保健食品的受害者,在岛叔看来原因也不外乎几个:一是老年人有退休工资,且对身体健康比较重视;二是自己对欺诈的辨识度较低,子女又不在身边;三是虚假宣传往往从义诊、赠送产品开始,迷惑性较强;四是邀请所谓的专家坐诊,或者通过仪器制造恐吓危机。一来二去,老人们就上当了。

一些老人在服用保健品后会觉得精神好、有疗效,实际上与老人的自我心理暗示有关。当他们连续服用一段时间后,会发现这些保健品根本没有效果,而这又会成为推销员劝导老人多服用几个疗程的借口。恶意与伤害由此铸成。

从中华鳖精,到蚁力神,再到权健帝国,这些年来民众对保健品一直保持着颇为微妙的态度,既相信它真的能有效治疗疾病,强身健体;又怀疑它就是淀粉加糖,没毒,但也没用。

这次权健风波形成全网舆论漩涡,恐怕也是多年旧欢新怨积攒。一朝破绽,万箭齐发,权健承担的固然是自揽之祸,也是长久以来每个人对保健品市场的疑惑、隐忧,换言之,是对身家性命不沦为资本市场中试验品的坚持——而这本不该成为需要格外投以呼声的事。

文/巴山夜雨

(来源:侠客岛)

责编:刘思悦、牛宁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文娱看点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